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所有文章

存在主义视角下的诈骗心理解析

来源:西安舒雅心理新媒体中心   添加时间:2020-9-14  点击量:384次  收藏  打印



 

图源:舒雅影心馆

很遗憾,因为时间冲突不能参加舒雅心理这期分享会,错过各位老师的精彩发言,我想以这份发言稿表达我希望参加之热切心情。

诈骗是一种严重的刑事犯罪。诈骗罪犯瞄准的是常人内心中最敏感、最基本的部分。在此,我想表达对有效预防此类犯罪感到担忧,因为我不认为针对此类犯罪的根源是可以通过宣传犯罪手法和骗术就能解决的,我认为要杜绝此类犯罪最根本的方法还在于人民自身的个人人格成长和对自身存在价值的肯定。存在主义认为,人的存在有四个终极议题:死亡、孤独、选择(责任)与意义。而诈骗犯们正是用骗术直指受害者内心中的这四个终极议题。

我认为诈骗犯罪,不论受害人是何年龄、处于何种阶层、生活状态如何,他们所面对的罪犯都是针对他们对于自身的存在焦虑发起的“攻击”。我会列举如今我们所面对的大多数典型诈骗类型,当然不可避免地会遗漏部分“最新花样”,但万变不离其宗。

首先,电信诈骗,不论何种形式的电信诈骗都是以求财为目的,其手法不外乎针对人们对权威的服从,对法律或“惹麻烦”的畏惧,亦或是对高额回报的贪婪。这些是对人们内心趋利、恐惧等层面的利用,也是对人们如何看到自己的拷问。从存在主义的角度来看,高额的利益回报,在现今社会利益至上的大环境中,对任何认知健全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很难拒绝的诱惑。能赚钱、多赚钱对现代人意味着TA是有能力的,TA的存在是有意义的。对任何一个人类来说,追求存在的意义是一种本能,而这正是骗子们所看到的。他们会强化受害者金钱等于人生意义的看法,从而达到取信受害人,诱惑受害人一步步踏入陷阱。

一直以来也有这样一种类型的诈骗:谎称受害人涉嫌洗钱、拖欠各种费用或者其他违法犯罪行为,而骗子们自称是公检法或相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对这样的诈骗受害人来说,他们涉及到的是对权威的服从、对自己可能犯罪的恐惧,更深层的是人们对选择和承担责任的恐惧。在遇见这些事情时,人们更倾向于有一个权威、专家或是导师之类的告诉他们要如何做,人们等着这些专家权威帮他们作出选择,为他们承担责任。而受害人自己只要躲在权威背后就可以解决问题,不用再承担发生突发事件时该如何选择以及选择过后该如何承担责任的焦虑,而这也正是骗子希望看到的。

还有一个典型的诈骗类型,主要针对的是老年人群体,那就是保健品推销,让老人无休止地购买各种“治百病”的所谓“养生药品”。当然,严格来说这是不是犯罪行为,在法律上似乎仍有些模糊,但它确实比之前讲述的两种更有针对性。这种类型的诈骗针对的是老年人对死亡的焦虑以及对孤独的恐惧。陪伴是人类的一种基本需要,而很多老年人身边没有子女陪伴,可能连老伴都已过世,生活中的孤独感不言而喻。此时,如果推销保健品的销售员适时出现,给予老人无微不至的关怀,填补了老人内心的孤独,无疑会让老人们感到由衷的喜悦,更容易使得老人对其人信任有加而购买更多的产品。另一方面,老人对死亡的焦虑和恐惧是这类诈骗能成功的关键,越是接近人生暮年,越是能真切感受到对死亡终将到来的无力,人们试图阻止、拒绝、否认,哪怕是延缓死亡的到来。为此人们会做任何他们认为对此有帮助的事,信任任何对他们做出这种保证的人。死亡焦虑是如此强烈,尤其对于自认为没有充分活出自己“应该”有的人生的老年人来说更是如此,每天都在面对和担忧即将到来的死亡,这种未能实现的人生规划和理想化为一股推力,将老人们推向不断购买保健品的深渊。

最后一种骗局是主要针对年轻人,或者说适婚年龄段的人的婚恋骗局,当然也有一部分是针对老年人的。这种骗局是利用人类渴望与他人连结,拥有一段亲密关系的渴望,这让人们可以对抗孤独和无意义感。

这里我没有过多提及骗子们是如何让受害者如此信任,但这也可以从上面的论述中看出一些端倪,因为骗子们直接迎合了人们对各种存在性焦虑的抵抗,因篇幅有限,就不作展开了。

以上为个人拙见,请各位老师不吝赐教!谢谢。

声明:本文为格式塔流派心理咨询师,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咨询治疗与健康专业硕士孙俊杰老师为舒雅心理影像心理学第三期会议专门所写发言稿,舒雅心理首发,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编辑:姗姗

 

上一篇:舒雅心理第二期影像心理学会议圆满结束


下一篇:舒雅心理第三期影像心理学会议文字纪要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