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所有文章

四年没性爱,究竟错在谁

来源:   添加时间:2014-9-6  点击量:1447次  收藏  打印



 性,是对关系的渴望。扭曲的性,是对扭曲的关系的渴望。

        男人滥性,通常是征服欲望在作祟,是希望占有很多女性,这种占有就是一种扭曲的关系。
        一些女人滥性,但并不享受滥性的过程。她们这么做,经常是用性来讨好男人,她们担心男人会迅速溜走,所以要用性迅速留住他们,但这让男人走得更快,于是她们更频繁地滥性,这也是一种对关系的扭曲的渴望。
        还有许多人,虽身体机能正常,但却无法正常地享受性,而要靠自慰、暴露、偷窥、虐待或被虐待等方式达到正常性爱无法达到的高潮。这些人,如果认真审视其亲密关系,你会发现,也存在问题。
        如果不是有明确的生理原因,但在性上却出现了问题,那基本可以断定,一定是在建立亲密关系上出现了问题。
        学不会建立健康的亲密关系的人,就无法学会享受健康的性爱。
 
 
        “胡医生,请你告诉我,我是不是该回老家去种地?”在广州向日葵心理咨询中心第一次做心理咨询时,35岁的阿盛对治疗师胡慎之提出了这个问题。
        阿盛是江西人,高中一毕业后就来广州闯世界,现在是一家工厂的中层管理人员,月收入三四千元,几年前买了房子,现在小有积蓄,是家乡那个穷山沟的父老乡亲眼中的成功人士。
        然而,阿盛对这种生活,却没有感觉。
        “按时上班,按时下班,每天像一只勤奋、麻木的蚂蚁,这样的生活,我觉得实在是没意思。”阿盛说,“但看我的同事们,好像不少人很享受,过得有滋有味,但这样的生活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高兴呢?”
        “广州的确繁华,钱好挣,我混得还算可以,但我就是没感觉。”他说,“我想卖了房子,肯定能卖个三四十万吧,然后回家包一大块山地,植树造林种地养花,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不做爱,是不想伤害她”
 
        问题是,妻子阿玲坚决反对他的桃花源之梦。
        阿玲小阿盛10岁,性格内向,本来就不喜欢职场中复杂的人际关系,4年前结婚后,在丈夫的劝导下,她辞去工作安心做起家庭主妇。
        “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很小,她不会处理人际关系,总是被人欺负,我心疼她,在结婚后就劝她不要工作了。”阿盛说,“我收入虽然不算多,但很节约,两个人过日子没问题。”
        当心理医生让阿盛描述一下他和太太的关系时,阿盛形容说:“我们比较亲密吧,每天下班我都会第一时间回到家,两人经常一起看电视,她喜欢坐在我腿上。”
        再问下去,阿盛勉强地透露了一个问题:他和妻子有4年没有做过爱了。
        这不是性冲动或性能力的问题,阿盛说,妻子坐到他腿上,或者哪怕只是看到妻子,他都有可能产生很强的性冲动,但是,他说:“我不能这么做,这会伤害她,所以我必须把自己的冲动压下去。”
        “会伤害她,这是什么意思呢?”胡慎之问他。
        阿盛犹豫了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道出实情:他担心自己得了艾滋病。
       原来,他怀疑自己有艾滋病
       原来,结婚后不久,他有一次喝醉了酒,和一个女孩稀里糊涂地发生了性关系。等清醒过来后,他后悔莫及,非常自责。
        不久,他听说那女孩和很多男人上过床,这让他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染上艾滋病。虽然这次出轨事件中,他用了安全套,但他上网查艾滋病的资料时,知道安全套也不能百分百地保证不感染艾滋病。这让他更加担心,于是    在网上找了大量的关于艾滋病的内容,他自嘲地说,现在自己都是半个专家了。
       但半个专家并不能确认自己是否感染了艾滋病,于是他最后去了一家大医院做了检查,不过用的是假名,“如果万一真感染了,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医院检查的结果是阴性,但这丝毫没消除阿盛对自己患了艾滋病的担忧。他担心,要是化验单弄错了呢?或者要是化验员是随便写了个结果呢?或者,要是这个医院只管挣钱,不会认真化验呢……反正阿盛想出了很多理由,都不能确保这张化验单100%可靠。
        接下来,他又去了几家医院做检查,所有的检查结果都是阴性,但是任何一家医院的医生都不肯100%地确认阿盛不会得艾滋病或携带艾滋病病毒。
        “也就是说,真正合理的结论是,我仍然有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携带艾滋病病毒。”阿盛说,“既然是这样,我当然要负责任,不能和妻子做爱,万一传染给她怎么办?”
 
 
拼命锻炼,只为消灭性冲动
 
        不过,这种决定并不能消除他的性冲动,因为一直没有和妻子做爱,而且担心艾滋病也没有找过其他女人,并且他也从不自慰,只有梦遗,这都让阿盛的性冲动有时强烈到可怕的地步。
       这个时候,他就会拼命锻炼身体,把冲动压抑掉。此外,他一回到家就装得特别累,向妻子诉苦说,工作压力大,希望她能理解。
       “一定不能让她知道,我其实也特别想。”阿盛说,“幸运的是,妻子虽然年轻,但那方面好像一直需要不是很强,而且从不为难我,不给我施加压力。”
        “听起来,不做爱全是出于对妻子的考虑?”胡慎之问。“的确,是这样。”阿盛回答。
        “那么,不做爱,对你有什么好处?”胡慎之问。
        “这有什么好处?除了让我特别难受之外,能有什么好处?”阿盛反问说。
        “没有一点好处,是不是可以说,完全是惩罚?”胡慎之问。
        “绝对是惩罚!”阿盛回答说。“谁在惩罚你?”胡慎之问。
        严厉的父亲教会他自我惩罚
        阿盛一下子愣住了,他停了好一会儿说:“如果说是惩罚,那只有是我自己在惩罚自己。”
        胡慎之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阿盛。
       咨询室一下子安静下来,又过了一会儿,阿盛才迟疑地说:“我去最后一家医院做艾滋病检查时,那医生说,我这是心病,所以建议我来找你。心病的意思是不是说,我拼命怀疑自己有艾滋病并因此不过性生活,实际上是为了惩罚自己呢?”
        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原来,阿盛小时候跟着父亲生活。父亲做老师,经常在他们的那片山区各村里调来调去,而父亲到哪里,阿盛也跟到哪里,但很少见到母亲,一年半载母子不见一次是常事,最长的一次是阿盛四年没见过母亲。父亲对阿盛的教育非常严厉,儿子犯了什么错误必定会罚他。后来,一旦犯了错并被父亲发现,阿盛就会主动认错并主动惩罚自己。
        “当一有错就主动惩罚自己成了一个习惯,那出轨这么大的错误,就更加不会例外了。”胡慎之说。
        听到这里,阿盛苦笑着说:“是这么回事,但为什么我就一直不明白这是对自己的惩罚呢?”
        这是因为,这里面还有更重要的答案。
 
 
“好孩子”们常埋藏着很深的愤怒
 
        胡慎之察觉到,阿盛的那次出轨,就是在他妻子辞去工作后不久发生的。这是一种很微妙的矛盾心理,虽然,妻子是在阿盛的劝导下做家庭主妇的,但当妻子真这样做了之后,阿盛内心深处却有了要惩罚妻子的冲动。
        但这是一种错位的惩罚。
        胡慎之说,因为小时候一直不能和妈妈生活在一起,对幼小的孩子来说,这是一种很严重的心理创伤。正常情况下,经常与妈妈分离的孩子,会对妈妈有愤怒情绪,会用不和妈妈说话、不让妈妈抱等方式来惩罚妈妈。如果大人不理解孩子的这种做法是正当的,而刻意地强迫孩子理解大人的艰难处境,并且孩子不听话就惩罚他,那么,孩子会把愤怒和惩罚妈妈的冲动压抑下去,并真的变成一个“好孩子”,按照父母的意愿不恨妈妈,甚至会主动和妈妈亲热。
        然而,他的愤怒并没有消失,惩罚妈妈的冲动也没有消失,而是被压抑到内心深处。一旦再有机会,这种愤怒和惩罚冲动就会重新被唤起。
 
 
看到受苦,他才有爱的感觉
 
        这种机会,最经常地出现在他的成年后的亲密关系中,即把对母亲的愤怒和惩罚冲动转移到对女朋友或配偶身上。对阿盛来说,他就是把这种情绪转移到了妻子阿玲身上。
        这是一种很难觉察的心理。在相当的程度上,可以说阿盛之所以劝妻子不工作,意识层面的原因是对妻子的爱与照顾,但潜意识层面,其实是要制造一个原因,从而可以让阿盛找到释放愤怒与惩罚冲动的出口。
        在上一期的文章《慎防亲密关系中的“洗脑”》中,我已经谈到,之所以建立亲密关系,不是每个人都是为了寻找幸福与快乐的。有太多的时候,我们是为了重复童年的痛苦。
        实际上,在认识阿玲前,阿盛有过一个大他几岁的女友,对他照顾有加,但阿盛却对她一直没有感觉。直到遇到阿玲,他才产生了强烈的感觉。他对胡慎之讲过这种感觉:“看着她那么柔弱,那么不会做事,有特别强烈的冲动,很想去照顾她。”
        这种“特别强烈的冲动”,是源自潜意识深处的诱惑,是阿盛感触到,阿玲可以让他重复童年的苦难。妈妈没有照顾过他,他也要找一个没可能照顾到他的女孩。能照顾他的人,他没感觉,不能照顾他的人,他才有感觉,这种感觉,是难以摆脱的诱惑,也是致命的诱惑。
“我对你非常好,所以错的一定是你”
        并且,照顾一个人,正是阿盛表达愤怒的方式。阿盛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他们和母亲一起生活。每当一家人重新相聚的时候,阿盛表现得特别像一个大哥,他不记得自己吃过弟弟妹妹的醋,也不记得自己生过母亲的气。相反,他会按照父亲的意思尊重母亲,而且特别照顾弟弟和妹妹,无论他们做了什么,他都表现得极其宽容。
        这样一来,他就有一个最基本的收益,那就是,无论他们三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父母都会认为,阿盛肯定没有错,错的一定是弟弟或妹妹。
       就这样,阿盛用“我对你们非常好,所以我不会错,错的一定是你们”这种方式在与弟弟妹妹的关系中抢占了道德的制高点。
        在相当程度上,这也是阿盛为什么劝妻子做家庭主妇的原因。因为这样一来,妻子对家庭就没有了什么贡献,而他彻底成了家庭的支柱。这样,非常辛苦的他就会在这个亲密关系中永远占据着道德的制高点,一旦发生什么事情,那仍然是“我对你非常好,所以我不会错,错的一定是你”这种逻辑的重复。
        他这种逻辑,在原生家庭里获得了成功。但在新家庭,却未必行得通,因为妻子在另外一个家庭长大,她未必会像他的弟弟妹妹那样,认他的账。在父母的安排下,阿盛和弟弟妹妹很默契地玩“我对你们非常好,所以我不会错,错的一定是你们”这种游戏,但阿玲尽管失去了关系中的制高点,但却未必会认为自己就应该认错。
        在一次治疗中,当胡慎之问阿盛:“你对妻子有抱怨吗?”
        这时,阿盛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就妻子发了一大通牢骚。
        发完之后,他先是承认,过瘾,说把这些抱怨讲出来实在是痛快极了。
        但接下来,他又问:“我这样说妻子的坏话,不好吧?”
        “你觉得这些是坏话,还是你的真实感受?”胡慎之问。
       “是真实的感受,我没有夸大地说妻子的缺点。”他说,“说起来,这好像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这样发牢骚呢!还是对一个女人,以前我一直认为,只有婆婆妈妈的人才这样做。”
        “但不这么做,你的心理会失去平衡。”胡慎之说,“当愤怒产生时,否认是没有用的。”
        “的确,小时候,我以为我能做到把愤怒彻底压下去,但和妻子在一起,我知道压不下去。”他说。
        说到这里,他忽然间恍然大悟似的对胡慎之说:“那么,我不和妻子做爱,是不是也是为了表达愤怒呢?”
        胡慎之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又抢过话头说:“不,不是这样,我是因为担心把艾滋病传染给妻子。”
        胡慎之没有急于澄清,只是静静地看着阿盛,而阿盛也不再急着辩解,开始陷入沉思。
        这种时候,胡慎之知道,冰山已经开始融化,阿盛已经开始意识到,他对艾滋病的恐惧,其实是一种借口,有了这个借口,他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不与妻子亲热,而这当然是对亲密关系的一种惩罚。
        这种认识,是治疗开始发挥效力的重要转折点。胡慎之相信,他会帮助阿盛学会在和妻子的关系中直接表达愤怒,并最终会帮助他弄明白,他的愤怒从哪里来,那样阿盛和妻子的关系就会走向正常,而他对艾滋病的恐惧也会自然消失,他对桃花源之梦也会有更理性的认识。
 

西安心理咨询-专业疏导各种心理问题,一对一服务,知名心理咨询师亲临为您解忧!

西安舒雅心理咨询中心

网址:www.029syxl.com            电话:029-84352647 15319925087

 

 

(欢迎关注西安舒雅心理微信账号,随手扫一扫,每天学点心理学!)

上一篇:女人,请善待你的女性亲人


下一篇:万里之外的爱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